4月7日,湖南日报以整版的形式刊登《垒起“金窝”,孵出“金蛋”》的文章,主要介绍了湖南应该向安徽学习的科技成果转化的四个方面的改革措施。以下是全文。

科技创新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核心要素。要在以科技创新引领产业创新方面下更大功夫,主动对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积极引进国内外一流研发机构,提高关键领域自主创新能力。强化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促进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深度融合,推动科技成果加快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2024年3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考察时强调

【他山之石】

1969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高等院校下放问题的通知》,中国科技大学被安徽省的诚挚邀请所吸引。

当时,安徽省领导的态度很明确:“安徽人民即使不吃不喝,也要把中国的科学苗子保住。”

同为中部省份,传统的农业大省和劳动力输出省,安徽、湖南面临的发展挑战相同。

从前,要实现“弯道超车”、跨越发展,就要靠创新,垒起“金窝”。

如今,要将创新走“实”,必须依赖科技成果转化,孵出“金蛋”。

以成果转化为导向,把科技创新抬上“投入优先级”

走进中国首座以创新为主题的场馆——安徽创新馆1号馆,记者一眼就看到12个在安徽布局的大科学装置模型。

比如,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又称“人造小太阳”。这是全球最大的核聚变实验设备之一,通过产生极高的温度和压力,使氢同位素氘和氚发生聚变反应,从而释放出巨大能量,为未来的能源科技开启新篇章。

航拍的安徽创新馆。该馆展陈了近2100件(套)创新成果。

一个大科学装置要实现自己的终极目标,可能需要数十年时间。

不过,这些大科学装置在安徽建成研究的过程中,却能“沿途下蛋”。馆内展出的2000余件科技创新成果,不少就是它们的杰作。

国产紧凑型超导质子治疗系统便是“人造小太阳”下的“蛋”。它对癌细胞施行精准放射治疗,并通过实现国产化,使1个疗程的治疗费用,由之前的30万元降至如今15万元以内。

2020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安徽创新馆参观考察时指出,要进一步夯实创新的基础,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加快培育新兴产业,锲而不舍、久久为功。

“作为传统农业大省,安徽开展科技创新的先天禀赋并不突出,但它一直像个孩子,在努力奔跑。”中国科技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中国科大先研院”)综合管理部副部长刘东东介绍,为更好地开展区域科技成果转化,2012年由安徽省、中国科学院、合肥市、中国科大四方共建的中国科大先研院揭牌。

当年,“砸锅卖铁”也要守住中国科大。这次,合肥市划拨575亩土地,投入资金超20亿元,以“交钥匙工程”的方式支持项目建设。

让刘东东印象深刻的是,中国科大先研院建成10余年,安徽省、合肥市大胆放手,在体制机制改革、项目申报、产业融合等方面提供全方位支撑。

无独有偶。2014年,合肥市政府与合肥工业大学共建合肥工业大学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合肥工大智能院”),同样是主攻科技成果转化及产业化。合肥市政府豪掷10亿元,同样采取“交钥匙”方式。

截至2023年底,这两家“先行者”孵化企业近500家。

布局大科学装置,需要高强度投入。推进科技成果转化,同样需要舍得真金白银。想通了背后的逻辑,就是把科技创新实实在在抬上“投入优先级”。

“先分田后分粮”,推着省属高校“松绑赛跑”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一个现象,作为基础研究的主力军和重大科技突破的策源地,高校科技成果转化一直不顺——一方面是饱受审批环节过多、权责界定不清等制约;另一方面,科技成果转化后如果效益不佳,单位、科研人员可能还要承担国有资产流失的责任。

安徽始自2022年7月的一场改革,剑指高校职务科技成果赋权,影响至今还在“发酵”中。

突破点是从传统的“先转化后奖励”变“先赋权后转化”,即“先分田后分粮”。

安徽省科技厅成果转化与区域创新处副处长刘沛沛解释,假设一件科技成果作价100万元,按照学校文件规定,教师与学校分别拥有80%、20%的所有权,学校会将估值的20万元约定给教师代持,待成果转化后,学校享受科技成果转化的收益即可。

改革的灵感来自中国科大在2020年实施的职务科技成果“赋权+转让+约定收益”的新模式,既减少了科技成果转化的审批流程,又保障了国有资产的应有收益。2022年,5所安徽省属高校成为首批“吃螃蟹的人”。

中国科技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创新成果展,集中展示先研院最新科技成果。本版照片均为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田超 摄

安徽工业大学教授龙红明花4个月时间,就完成了钢渣等固体废弃物再利用的科技成果转化,合同额高达1000万元。而在以往,整个流程需耗费1年。

由此,科技成果“纸变钱”的速度大大加快。2023年末,《安徽省职务科技成果赋权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在106家单位全面铺开,涵盖安徽全部省属本科院校、58所新型研发机构、20家医疗卫生机构。

该方案下发前举行的会议上,安徽省纪委、省审计厅成为座上宾。

长期以来,有关部门和高校在政策落实、对容错免责的理解上有偏差,并非孤例。提拔一批干部、退出或关闭一批公司;将按照企业要求和约定进行研发、结题的横向项目视为来自部委、厅局的纵向项目进行审计,制约科研人员自主权的现象时有发生。

安徽省纪委、省审计厅出席会议,就是要给高校传递一个信号:大胆开展成果转化,让更多科研成果从“书架”走向“货架”。

由10个厅局联合出台的这份具有重大突破的方案,细化列出8条尽职免责的程序、范围。由安徽省审计厅牵头,建立审计、监督、检查结果跨部门互认制度,尽量减少对同一部门同一事项重复检查,原则上一个项目周期最多查一次。审查的重点,也由科研项目本身,转向高校有没有落实方案、开展科技成果转化的力度大不大。

2023年,安徽开始对省属高校实行科技成果转化单项考核,结果直接应用在省委综合考核中。此外,从2023年二季度开始,安徽将省属高校横向经费到账额增速纳入省委“季度赛马”,一季度一总结、公开、上报,倒逼高校打开成果转化的新局面。

2023年前9月,安徽28所省属高校累计横向经费较2022年同期增长33%。

为企业“赋新”,在规上制造业企业展开无研发“清零”

一车车回收来的废旧铅蓄电池,运进安徽界首田营循环经济工业区,每年能产出约1亿只蓄电池。

如今,南都华铂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将目光投向体积小、寿命长、更环保的锂电池,但这种电池结构也更为复杂,破碎分选难度更大。

如何实现高效循环利用?公司向全国发出榜单。

中南大学冶金与环境学院教授陈永明勇于揭榜,带领师生前往企业实验室现场检测,邀请企业技术人员来到湖南开展研究,通过改进工艺流程,将锂的回收率从80%提升至92%以上。

让高校和企业在一起发生“化学反应”,打通科学家、企业家、投资者的“任督二脉”,形成合力,安徽本土高校下出“先手棋”。

牵头安徽省视觉技术协会,担任安徽省智能制造产业联盟秘书长单位……合肥工大智能院有一个颇具“武林”色彩的身份——“盟主”。该院副院长朱晓勇告诉记者,这些协会或联盟,已成为智能制造产业的资源聚集地。“我们通过深度参与组织运作,将高校与企业、技术、市场紧密对接在一起,推动科技成果转化。”

在中国科大发布的研究生招生简章中,“218”是先研院的学院代码。在学校紧张的研究生招生指标中,先研院“抢”来每年近300个独立招生名额,为企业培养应用型工程技术人才。

2023年,安徽新增高新技术企业超4000家、科技型中小企业9651家,增量创历年新高。

背后,有政府部门的“强助攻”。

2023年初,一场轰轰烈烈的“清零”行动在安徽规上制造业企业展开。安徽省将企业有无研发活动、研发机构,作为省级财政科技资金支持的必要条件。

同时,在全年主营业务收入1亿元以上无研发活动、5亿元以上无研发机构的规上制造业企业,展开帮扶式“清零”,如愿“摘帽”的两类企业分别达1575家、447家。

成果转化有“钱途”,各个环节都受益

2019年4月,随着安徽创新馆建成,打造一个专注科技成果转化的安徽科技大市场被摆上日程。

穿过安徽创新馆1号馆,便是2号馆——集聚53家线上线下合作入驻机构的安徽科技大市场线下服务中心,3号馆——设有全球路演大厅、成果发布大厅等5个对接服务平台。

从空中俯瞰,3个馆如原子裂变般分布。“以安徽创新馆为‘前店’,以市县区分市场和产业化运营基地为‘后坊’,打造成熟的‘政产学研用金’科技成果转化服务体系。”安徽科技大市场建设运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倩介绍,大市场目前已初步实现“自我回血”能力。

刘沛沛说,近几年,安徽省各类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但各有特色、互为补充,在成果转化的全流程多维发力。

机构、院所、园区、人员纷纷涌到市场,接受检验,实现价值。

“我们获得了首笔股权投资回报。”刘东东介绍,2020年中国科大先研院以持股孵化的方式,支持中国科大科技成果落地转化,成立中科永安(安徽)科技有限公司。2023年底,中国科大先研院将持有股份中的部分退出,获得了超400万元回报。

2022年,安徽职称评审增设技术经纪人类别,成果转化中间环节的“红娘”们有了自己的职称上升渠道。

2023年,安徽再次完善科技人才评价机制。对从事应用研究的科研人员,加大成果转化评价指标权重——高校科研人员和企业合作,经费超过30万元的横向课题通过企业验收后,在系统申报,便可视同为安徽省科学研究项目3类课题,含金量等同于1个省科技重大专项。

“有了这个‘视同政策’,相关人员评副教授的概率大大增加。”刘沛沛透露,安徽省还拟将横向经费超过80万元的项目,视同为省科学研究项目2类课题,这相当于获得了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

【同题共答】

打通科技成果向新质生产力

转化“最后一公里”

湖南省科技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周 斌: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及时将科技创新成果应用到具体产业和产业链上。

同为中部内陆省份,湖南、安徽将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作为发展新质生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安徽实施的赋权改革,简化了职务科技成果转化时的国有资产管理程序,能有效吸引社会资本、风险资本,也能规避相关风险。中国科大建立先研院等新型研发机构,又成为推动高校、院所重大成果及衍生成果就地转化,孵化催生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的有效模式。

近年来,湖南着力营造“利转化”的政策环境,全省技术合同交易成交额从2020年的735.95亿元增长至2023年的近4000亿元;高校技术合同成交额年均增速超40%,在湘转化年均占比近50%。

尽管多项指标实现快速增长,但我省在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上仍存在激励政策落实落地难、承接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不健全等痛点,科研人员缺乏开展科技成果转化的内生动力,在湘高校优势学科产出的优质科技成果难以在湘落地转化。因此,我们还需进一步努力,打通科技成果向新质生产力转化“最后一公里”。

切实转变观念,围绕“不能转”“不会转”“不敢转”“不愿转”等突出问题,出台相关政策举措,加强部门联动协作。建立完善高校人员分类激励评价、赋权改革、尽职免责等制度,落实各项激励政策,推动更多高校优质科技成果转化为新质生产力。

建立上下联动梯次建设新型研发机构的机制。省市联动与省内知名高校、国内知名高校院所共建新型研发机构,解决从科学到技术这个政府需要做、高校不宜做、企业不愿做、科研人员没做好的重要转化环节。

鼓励投早、投小、投科技。通过设立湖南省天使投资股权引导基金,推动金融机构开展科技担保、科技保险等服务,丰富科技金融相关产品,构建“投、保、贷”联动运营的金融服务模式,推动更多原创性、颠覆性科技成果从“书架”走上“货架”,从实验室走上生产线。

【一线传真】

科技助力新能源汽车“轻”装上阵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 亮

4月2日,湖南湘投轻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投轻材”)生产车间,电动乘用车铝基制动盘中试生产线上,机械手臂上下翻飞,将一片片制动盘打磨得油光发亮。

该车间于2022年10月动工建设,2023年8月试产,配套自动化、机加工、产品检测相关设备,是国内首个量产的电动乘用车铝基制动盘车间,达产后一年可产10万片铝基制动盘。

铝基制动盘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内有乾坤”。

早在2015年,湘投轻材便创新性采用粉末冶金工艺,打造出适用电动乘用车的铝基复合材料制动盘。公司副总经理刘石亮介绍,相较传统铸铁制动盘,铝基制动盘具有减重、耐磨、耐热的优势,能满足电动车轻量化发展需求,“一辆车4片下来,能减重约15公斤,可减少约3千瓦时的电池装载量。”

湘投轻材紧密对接广汽、吉利、蔚来等新能源车企,还与广汽研究院合作,牵头起草了《电动乘用车铝基复合材料制动盘性能要求及测试方法》团体标准。

将相关工艺推广到更多领域,实现产业提档升级,2023年12月,湘投轻材入围省首批科技成果转化中试基地名单。未来,该基地可为高等院校、科研院所、新材料及装备制造企业提供研发成果的中试熟化、二次开发及规模生产试验等全链条服务。

来源:湖南日报 全媒体记者王铭俊 王 亮